中美经贸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下的华为事件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2日         来源:         点击次数: 次         【打印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 高科技产业研究报告

鞠建东 马雪琰
2019年5月17日


(原创文章,转发请署名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研究报告)
 

摘要:美国时间2019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签署行政令,随后美国商务部也将华为纳入“实体名单”,上述做法意味着华为不能向美国出售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购买美国的产品也会受到限制。美国不是第一次针对中国企业,尤其是针对中国通讯企业。本文首先回顾最近两次美国政府出手打击中国的两家通讯企业——中兴和华为,指出美国打击中兴和华为其实是为了与中国在5G技术之争中抢占先机。通过分析我们看到,如果美国此举迫使华为放弃美国市场,确实可能对华为本身经营造成影响,但美国也会承担相当的后果。华为作为全球第五大芯片买家,从美国供应商采购的零件金额巨大,因此美国本土企业会受到较大影响,另外不能使用华为设备的美国企业建网成本也会相应升高。最后,华为手机芯片的成功突围意味着以自有产品市场支撑技术突破是可以实现的。
 

目录:
一、事件回顾
二、美国出口管制
三、美国加大对本国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市场的保护
四、华为事件的双方影响
五、以自有市场支持技术突破

  
美国时间2019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1],就其他国家给美国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造成的威胁,根据《国际紧急经济状态经济权力法案》(the 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全国紧急状态法》(the National Emergencies Act)和《301条款》,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该行政令旨在禁止美国与给美国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造成的威胁的国家在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方面的交易或者在美国相关部门批准的前提下才可进行交易。随后,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将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列入实体名单“Entity list”[2]。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行政令将限制美国企业购买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提供的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而华为被列入实体名单意味着华为购买美国的产品将会受到一定程度限制

名词解释:实体名单“Entity list”

实体名单中所列的主体(包括企业、个人、研究机构、政府组织等)在购买《出口管理条例》(EAR)下的商品要求先取得美国出口许可。


事实上,这不是美国政府第一次针对中国的通讯技术企业,例如去年年中的针对中兴史无前例的巨额行政罚款,以及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扣留华为孟晚舟事件等。
 
一、事件回顾

美国政府接连出手,以相同指控打击中国排名第一、第二的通信设备供应商
 
表1: 两次事件小结
  中兴事件 华为事件 备注
美国指控 违规向伊朗出售美国禁运设备 违规向伊朗出售美国禁运设备 都违反美国对出口的管制规定
过程 2012年-2018年7月13号 2018年12月1日-至今  
处罚结果 中兴先后支付共计25.9亿美元巨额罚款,撤换董事会,受美国提名特别合规协调员监督十年,且这十年美国保留再次激活禁运禁令的权利。 事件还在继续 美国对中兴的处罚为美国历史上因违反企业美国对出口管制对企业开出的最大罚单
来源:公司官方信息、美国政府网站官方信息、CIFER整理
 
1、中兴通讯——中国第二大通信设备供应商
1.1 事件概述
自2010年1月至2016年4月期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因违反美国针对伊朗的禁运协定且在没有取得出口许可的前提下出口禁运协定产品至伊朗,对此美国于2016年对中兴进行出口限制但设立普通许可,即出口限制延期执行。2017年3月,以中兴在调查过程中提供虚假信息并违反美国法律法规为由,美国对中兴处以共计约11.9亿美元的罚款,且向中兴执行为期七年的出口禁令但暂缓执行。以中兴未按要求履行此前约定事项为由,美国2018年4月16日宣布激活此前为期七年的出口禁令,受此影响中兴主要的经营活动无法进行。2018年6月7日,美国宣布与中兴达成和解,代价是中兴额外支付14亿美元罚款、更换董事等。
 
1.2 事件过程
时间轴  
2010年-2016年 在此期间,中兴违反此前与美国签订的对伊朗的禁运协定且在没有取得相应出口许可证的情况下向伊朗出售禁运设备。
2012年 美国就中兴向伊朗和朝鲜出售禁运设备对中兴展开长达五年的调查。
2016年3月7日 美国宣布将中兴加入实体名单(the Entity List),自2016年3月8日起,中兴购买美国出口管制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下的产品需申请出口许可。
2016年3月24日 美国宣布设立临时普通许可,此前宣布对中兴的出口限制不会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实施。
2016年6月28日 美国宣布此前设立临时普通许可将延期至2016年8月30日。
2016年8月19日 美国宣布此前设立临时普通许可将延期至2016年11月28日。
2016年11月18日 美国宣布此前设立临时普通许进一步延期至2017年2月27日。
2017年2月24日 美国宣布此前设立临时普通许继续延期至2017年3月29日。
2017年3月7日 针对中兴此前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律以及在调查过程中提供虚假信息并违反美国法律法规的行为,美国宣布:中兴需要支付合计约为11.9亿美元的罚款,包括向美国商务部支付6.61亿美元罚款(其中3亿美元如果中兴在七年内暂缓期内履行相关事项可得以豁免)、向美国司法部支付约4.30亿美元、向美国财政部支付约1.01亿美元;除此之外美国设立了为期七年的禁令,包括限制及禁止中兴申请、使用进口许可证,或买卖、出售受美国出口管制条约约束的产品,如中兴能够履行约定事项,上述禁令可以暂缓执行且在7年延缓期届满后予以解除。
2018年4月16日 由于中兴未按要求履行此前约定事项,美国宣布激活原暂缓执行的禁令,该禁令执行期为2018年4月15日至2025年3月13日为期七年。
2018年5月6日 中兴向美国提交了关于暂停施行此前发布的禁令的申请。
2018年5月9日 中兴发布公告,受禁令的影响公司主要的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2018年6月7日 美国决定取消此前发布的对中兴实施的禁令,作为交换条件签订新的《关于中兴通讯的替代命令》。中兴需要额外:1)向美国支付10亿美元的罚款并再支付额外的4亿美元且在十年后可获得豁免;2)按要求在30天内撤换董事会和高层管理人员;3)聘任一名独立特别合规协调员,其职责为监督中兴在未来十年内遵守《美国出口管理法案》;4)在未来十年内如果违反《美国出口管理条例》,美国可能够再次激活禁令等其他条款。以上条款是历史上美国对企业开出的最严格的处罚
2018年7月13日 美国将中兴从《禁止出口人员名单(Denied Parties List, DPL)》中移除。
2018年8月24日 美国宣布任命罗斯科·霍华德为中兴特别合规协调员。
2019年1月28日 美国表示将会继续对中兴此前的违规行为进行监察,且监察力度为美国史上最严格。
备注:CIFER根据中兴公告及美国商务部发言整理
 
2 华为——中国最大通信设备供应商
2.1 事件概述
继中兴事件之后,美国这一次针对的对象是中国最大的通信设备供应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扣留华为孟晚舟,根据华为官网信息,孟晚舟为华为董事会成员、首席财务官及副董事长。目前,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华为及华为孟晚舟提起23项罪名,并向加拿大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请求,以上23项罪名是否成立还需要法院判决。目前事件最新进展,美国政府禁止本国企业使用华为的电信设备,并将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
 
2.2 事件过程
时间轴  
2018年12月6日 华为官方发表声明确认孟晚舟12月1日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与此同时美方正在寻求对孟晚舟的引渡。
2018年12月12日 华为官方发表声明确认,孟晚舟近期在被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之后,今天法庭做出判决,同意保释。
2019年1月8日 华为就未按公平条款授权专利起诉美国科技公司Inter Digital。
2019年1月16日 美国司法部对Huawei DeviceUSA Inc.及华为终端有限公司(深圳)提起刑事诉讼,涉及共10项指控,包括涉嫌窃取T-Mobile上述设备相关的商业秘密、涉嫌远程操控诈骗及妨碍司法公正等。相关指控涉及的期间为2012到2014年。
2019年1月22日 加拿大驻美大使表示美方已通知加方将就孟晚舟案正式提出引渡请求。
2019年1月24日 2019年1月24日,美国司法部对华为技术、Huawei Device USA Inc.以及其他人士及公司提起刑事诉讼,涉及共13项指控,包括涉嫌于以前年度从事银行欺诈、远程操控诈骗、与伊朗的交易违反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以及相关事项。
2019年1月31日 特朗普就会见中方中美贸易谈判代表团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刚刚进行的讨论中还未谈及华为事件,但表示华为将是未来讨论的内容。
2019年1月 截止2019年1月,华为在全球范围内已获得30个5G商用合同。
2019年1月 截止2019年1月,继美国之后,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德国、英国、挪威、加拿大等国纷纷表示或禁用华为5G设备。
2019年2月22日 特朗普在会见中方中美贸易谈判代表团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在随后谈判中会就华为事件进行讨论。
2019年5月8日 9号加拿大当地时间,华为孟晚舟保释听证会再开庭。
2019年5月15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将限制美国的企业购买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提供的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并将华为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
2019年5月16日 华为表示世界500强中已有211家,前100强中有48家企业选择华为作为其数字化转型的伙伴。
备注:CIFER根据华为官方信息、中国商务部、美国白宫官网信息及美国司法部官网信息整理

3 两次事件小结
中兴与华为两次事件贯穿此轮中美贸易争端。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4月16日至6月7日期间,中美进行了三轮中美经贸磋商。自华为事件发生后,中美双方已经进行两轮电话磋商及四轮经贸磋商,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公开采访中也表示磋商过程中双方就华为事件进行讨论。综上,中兴与华为事件整个过程伴随着中美之间最频繁的中美经贸问题谈判。
 
表2:中美经贸谈判次数汇总(单位:次)
  2018.4.16-2018.6.7 2018.6.8-2018.12.1 2018.12.2-2019.2.28
电话磋商 0 0 2
贸易谈判 3 4 4
 备注:CIFER整理

二、美国出口管制 
美国的出口管制由来已久,尤其针对国外的企业。因出口管制遭到行政处罚具有如下特点,即本国企业处罚数量多但是罚款金额相对低;反之外国企业受处数量少,但是罚款金额更高。其中美国对中兴的处罚为美国历史上因违反企业美国对出口管制政府对企业开出的最大罚单
 
图1:2013财年-2017财年罚款统计(单位:亿美元)
\
\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CIFER整理
备注:美国政府对企业处罚的统计暂更新至2017财年 

2013财年-2017财年[3],共有241起案件(包括企业和个人)因违反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ERA)受到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BIS)的处罚,处罚涉及多国公民和企业,包括中国、新加坡、美国、加拿大、瑞典、法国、荷兰、瑞士、英国、阿联酋、比利时、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在内。根据美国财政部和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对2013财年-2017财年因违反美国出口管理条例进行企业处罚的统计,美国政府对中兴开出史上最大罚单。2013财年-2017财年,美国财政部和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对企业的处罚合计(除对中兴的罚单)为20.46亿美元,2017年和2018年对中兴两次处罚,罚款合计约25.9亿美元,超过过去5年对其他企业罚单总和。与此同时中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过去30年中兴经营取得的净利润合计约31.95亿美元,两笔罚款约为过去30年经营所得的80%。


三、美国加大对本国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的市场的保护
在5G技术国家竞争的重要时间点,美国加大对本国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的市场的保护,意在在中美两国5G技术竞争中占领先机


目前是5G技术国家竞争的重要时间点。长久以来,技术标准的制定例来都是大国必争之地。[4]信息通讯标准的竞争也不例外。早在上个世纪末,英德两国为了争夺制定当时信息通讯标准展开激烈地竞争。英国率先制定了全球无线通讯的垄断标准;为了打破英国在信息通讯标准的制度垄断,避免一战期间英国利用其在通讯网络方面的垄断优势对本国攻击限制的事件再度发生,德国通过建立自己的无线通讯技术并逐步输出至新兴市场国家,并且成功拉拢美国,最终德国人成功建立了信息通讯标准,即形成英德双垄断局面。[5]进入移动通信时代,1G时期没有统一的通信标准;2G时代的通信标准由欧洲垄断;进入3G之后,欧洲率先制定出通信标准,随后被美国打破被一家垄断的局面;到了4G时代,欧美对通信标准制定的控制权被打破,中国在这个阶段首次在通信标准制定上取得突破。2020年是5G将被用于商业用途的重要时间点,日本、欧盟、美国、韩国和中国纷纷参与到5G技术的角逐之中,其中美国和中国在5G技术竞争之中已抢占先机。

5G技术相关的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是中美竞争的关键点。5G技术在2020年进入大规模商用之前先要进行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设施建设重要的参与者即通信设备供应商。而这两次事件的主角分别是华为和中兴,不仅是中国排名第一和第二的通信设备供应商,也是全球领先的通信设备企业。虽然华为在通信设备市场份额还落后于美国的思科,然而华为在收入规模已经超越思科。从全球范围内,美国的思科公司在通信设备占据最大的份额,其次是中国的华为,第三是欧洲的诺基亚。从企业收入规模来看,华为近十年表现抢眼,2012年超越了诺基亚,2015年又超越了思科,2017年实现了924亿美元的营业收入。
 
图2 2013年-2017年全球前三大通信设备企业市场份额(单位:十亿美元)
\
数据来源:Bloomberg


图3:2008年-2017年全球前三大通信设备企业规模(单位:十亿美元)
\
数据来源:Bloomberg, Wind


四、华为事件的双方影响
美国对华为的限制会对华为自身的经营产生负面的影响,但美国也会承担相当的后果。一方面,因被限制出售产品给华为美国本土企业会受到较大影响,另一方面,不能使用华为设备的美国企业建网成本也会相应升高

美国限制本国企业购买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提供的信息与通讯技术和服务将会对华为本身经营产生影响。目前华为是全球最大的5G厂商,投入5G技术研究超过10年,在5G方面比同行至少领先12个月至18个月。[6]2018年,华为在美洲地区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478.85亿,较2016年增长21.3%。但是与此同时,排除华为以及破坏公平竞争将抬高美国运营商的建网成本,减缓5G部署节奏,损害经济,最终影响美国人民享受先进5G网络的权利,导致他们不得不承担额外的通讯费用。[7]加拿大运营商Telus首席技术官表示,华为参与市场竞争可以“降低至少15%的行业成本”。[8]

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意味着华为购买美国的产品将会受到一定程度限制,但华为的美国供应商经营也会受到影响。2018年华为首次对外公布其2018年核心供应商名单92家,其中美国供应商入选数量最多,为33家。[9]表3中列出华为主要美国供应商,其中美国供应商主要向华为提供各类芯片,包括CPU、射频芯片、存储芯片、传感器等以及芯片设计软件。根据Gartner报告,2017年华为是全球第五大芯片买家,总采购额约为140亿美元;根据赛迪智库(见图4),2015年采购高通芯片为18亿美元(占当年高通收入的7.12%),英特尔芯片5.8亿(占当年英特尔收入的1.05%),博通芯片6亿(占当年博通收入的8.79%),赛灵思芯片5.6亿美元(占当年赛灵思收入的25.30%)[10]

 
表3:华为主要美国供应商
序号 企业 产品 5.16日股价跌幅(%)
1 英特尔 中央处理器 -0.09
2 赛灵思 FPGA芯片 -7.27
3 美满 存储芯片 -
4 美光 存储芯片 -2.86
5 高通 调制解调器芯片 -4.00
6 Analog Devices 模拟与数字信号处理 -2.96
7 希捷 硬盘以及闪存 +0.20
8 西部数据 硬盘以及闪存 -0.88
9 Synopsys 芯片自动化设计解决方案 2.45
10 思佳迅 射频芯片 -6.04
11 Qorvo 射频芯片 -
12 赛普拉斯 传感器 -0.87
13 博通 射频芯片等 -2.33
来源:CIFER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图4:2015年华为向部分供应商采购金额情况(单位:亿美元,%)
\
数据来源:网上公开信息整理
备注:数字为当年采购金额占该公司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


五、以自有市场支持技术突破
以自有市场支持技术突破是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一个重要选择。


华为手机芯片的实现突破依靠自身创造的收入或利润进行培育。1991年,华为就成立了自己的芯片设计中心。华为依托移动终端(手机等其他消费电子)收入(或利润)支持前期的研发支出,反哺自己的基础研发,进而实现在更高技术领域的突破。通过对比华为和高通发展历程中的重要事件,发现两家公司有如下相似点。

中国华为 时间 美国高通
  1985 美国高通成立
中国华为成立,并从事交换机的生产 1987  
  1990 从事通信技术相关的设计和生产,例如相关芯片的设计和生产、基站的生产等
开始从事芯片研发 1991  
  1992 开始从事手机生产业务
开始从事通信设备的生产 1997  
  1999 剥离基站业务和手机业务,退出生产环节,专注无线通信技术,只开展设计和专利授权业务
开始从事移动终端手机的生产 2007  
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7500万台 2014  
 
在2007年,华为开通手机等消费电子业务后,其收入保持高速增长。华为与高通收入差距不断拉大(图5),尤其自2014年起华为的消费业务保持高速增长(图6),创造了更多的收入。
图5 高通华为营业收入对比(单位:亿美元)
\
来源:华为和高通年报

图6 高通华为主要业务收入对比(单位:亿美元)
\

来源:华为和高通年报

历史上,高通也曾经从事过手机业务等其他产品的制造生产,但是1999年高通剥离包括手机在内的生产环节,专注无线通信技术,只开展利润水平更加高的设计和专利授权业务。因此对比两家公司的利润水平,自1999年起,剥离生产环节的高通的利润水平开始提高并始终保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相对于制造业环节,高通保留的业务利润水平更高;华为利润水平相对高通较低,尤其伴随着手机业务收入的提高,华为近五年的利润水平有所下滑(图7)。尽管华为的利润水平低于高通,但不断扩张的手机业务收入支撑华为的研发支出。2014年,也就是华为收入开始高速上升的时候,华为的研发投入超越高通,尤其2018年华为的研发投入约为高通的3倍(图8)。2018年,华为的海思半导体公司成为全球第5大芯片设计公司,而搭载华为自研芯片的华为手机今年第一季度已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销售商,排名仅次于韩国三星。

图7 高通华为毛利率对比(单位:%)
\
来源:华为和高通年报
图8 高通华为研发费用对比(单位:亿美元,%)
\
来源:华为和高通年报

综上所述,在无法获得最先进技术和丧失海外市场的最差情景下,依旧可以依托自有市场获得的收入或者利润支撑技术开发高昂的研发投入最终实现技术突破。




[1] 行政令原文参见网址: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executive-order-securing-information-communications-technology-services-supply-chain/,最后访问时间2019.05.16。
[2] 商务部原文参加网址:https://www.commerce.gov/news/press-releases/2019/05/department-commerce-announces-addition-huawei-technologies-co-ltd,最后访问时间2019.05.17。
[3] 财年为10.01至次年的9.30,下同。

[4] Brunnermeier, M., Doshi, R., & James, H. (2018). Beijing’s Bismarckian Ghosts: How Great Powers Compete Economically.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2018 Fall, 164-167.
[5] Brunnermeier, M., Doshi, R., & James, H. (2018). Beijing’s Bismarckian Ghosts: How Great Powers Compete Economically.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2018 Fall, 164-167.
[6]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杨超斌发言全文,参见网址:https://www.huawei.com/cn/press-events/special-release/yang-chaobins-statement-at-huawei-press-conference-on-march7-2019,最后访问时间2019.05.17。
[7]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杨超斌发言全文,参见网址:https://www.huawei.com/cn/press-events/special-release/yang-chaobins-statement-at-huawei-press-conference-on-march7-2019,最后访问时间2019.05.17。
[8]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杨超斌发言全文,参见网址:https://www.huawei.com/cn/press-events/special-release/yang-chaobins-statement-at-huawei-press-conference-on-march7-2019,最后访问时间2019.05.17。
[9] 华为2018年核心供应商名单,参见网址:http://www.sohu.com/a/278303446_624619,最后访问时间2019.05.17。
[10] 孟晚舟被暂扣震动全球市场!这是最详尽华为供应商名单,参见网址: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449401,最后访问时间2019.05.17。

参考文献
Brunnermeier, M., Doshi, R., & James, H. (2018). Beijing’s Bismarckian Ghosts: How Great Powers Compete Economically.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41(3), 161–176.